我沒有忘記。只是記不起來而以。

有些事在歲月裡會漸漸磨成一支針
那針細細長長小小一支
就這樣慢慢的插進你心臟的位置
偶爾你會忘了它的存在
但總會在某個時間札的你痛不欲生

人跟人相處就是這樣吧

一開始我愛你
所以能忍受你偶爾任性的札二下
愛能夠撫平任何傷口
但有時候傷口來的多又急
愛療癒的速度是有待考驗的
然後那針就穩穩的
札札實實的插在那裡
一個回身都是痛

總有分手的時候
那誰先開
誰先走
能不能好聚好散
能不能再做朋友

就看那針札的有多深吧....

--------------------------------------------------------

看著她其實有點難受
但什麼都不能說
現實的社會結構裡
通常容不下意見太多的人
我也不懂為啥老闆不愛她

但山崩前通常會滾落一些石頭
那些石頭最近滾動的速度有點急

她工作很積極很有活力
但想法也很積極很有自我

評斷一個人的好壞
用什麼標準.

現在的我認為
金主的標準就是最好的標準
雖然金主也沒啥標準

就像喜歡一個人
和討厭一個人
沒有絶對的定義
只有心臟比較偏那一邊而以

一個好員工的定義是什麼
工作認真業蹟好但不聽話
混吃等屎但乖巧又服從?

每個月固定給薪水的那位金主
喜歡哪個
那個就是好

多麼現實又實際
對吧

半仙預測
他們集體聊完天之後
可能
要少一個同事了...

评论
热度 ( 1 )

© 忘記歸途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